【AOT|艾利】晚晴 16&17

Attention

*这不是酒后乱X!两个人做的时候都是清醒的只不过荷尔蒙上来了就顺从本能了!!一定要从这个方面理解这场H不然整个感情走向就不对了!!

*因为我是强强党而且这对cp虽然有攻受却绝没有一方弱势,所以下面的部分肯定用词会非常直接,不能接受的请立刻停止。还有就是我对呻吟苦手,所以如果利利叫的不够多……那绝对不是我的错OTZ

*请尽情享受这部分超过四千字的盛宴吧

(十六)

艾伦确信他已经什么也感受不到,什么也无法思考。他将利威尔按在椅子里,一边弯腰吻他一边飞快地解他的扣子,解不开的地方就用手扯开。利威尔则仰起脖子回应他,手中的动作也粗暴野蛮,将衣服扯下肩膀时力气大得让人疼痛。可惜对情/欲冲昏头脑的艾伦来说,疼痛也成了快/感的一部分。艾伦狠狠咬利威尔的唇,直到尝出血味才罢休。

利威尔皱眉退后。“啧!你属狗的吗?”手下的动作却不停,解开艾伦的裤子就抓住他已经半/勃的性/器。

艾伦激得寒毛直竖,弯腰不顾利威尔的惊呼就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。“利威尔,”他低声问,“卧室在哪?”

那几乎是男人的低哑声线让利威尔身体紧绷。他压下差点要出口的呻/吟,示意艾伦向卧室去。少年的吻已经顺着耳廓到了颈侧,粗暴的舔/弄和咬/噬让利威尔身体发软,似乎每一口都要被人吮出鲜血。他忍不住双腿夹紧艾伦的腰,性/器/摩/擦让他不由自主发出一声低呼。

艾伦的动作更快,伸手打开门没来得及开灯就冲了进去。一路绊到好几样东西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,他几乎把身上的男人摔到地上。但利威尔已来不及指责艾伦,他被少年狠狠砸进床板,后背的生疼还没缓和,火热的身体又压了上来。

吻从喉结开始,黑暗中看不出,但利威尔知道这吮吸的力度势必会留下痕迹。接着火热湿润的唇落到锁骨,少年常年画画的手抚过利威尔的胸膛,在察觉到身体敏/感的颤动后,带粗茧的指腹掐压上他的左边乳/尖。

“唔!”利威尔别过头,却压不住自己的声音。被同性抚/慰的地方升起灼热,另一边则亟待照顾。但艾伦已经入迷于这具身体,吻过心脏所在的位置才不紧不慢地咬住左边的乳/尖。他感受到利威尔的难耐,无意识挺起的胸仿佛要将更多的皮肤骨血送进他嘴里。他便不吝惜地舔/吻着,直到整片白皙的胸口都布满红/印和湿漉的水渍。

艾伦继续向下。手中腹肌的感觉结实柔韧,男性的身体阳刚但充满诱/惑。他的吻顺着人鱼线向下时,他听到利威尔的惊/喘。“不!……艾伦……嗯……”但这不堪的声音只让他更想欺负他的老师。他握住利威尔的性/器,张嘴舔了一下。

“啊!……你在、干什么……”利威尔被快/感刺得眼前一白,忍不住想坐起来阻止艾伦,但没能成功。少年的舌头迟疑地顺着柱体向下,在收到利威尔身体的讯号后大胆地含住了。他努力地将性/器全部吞没,顶端顶着他的咽喉让他忍不住有些作呕,但味道并未难以接受。在听到利威尔舒服的呜/咽声时,他移动头部开始模拟简谐运动,同时张大嘴不让牙齿伤到嘴里的东西。

火热柔软的口腔包裹性器的快/感几乎致命。利威尔并不禁/欲,但对于这方面也没有过多的需求,以至于最近他很久没有和别人上/床了,上一次自/慰也已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。但这次他听到自己羞/耻地呻/吟,脸上发烧却又无力停下。

铃/口渐渐浸出大量前/液,让性/器在口腔中的行动更加顺利。在几次前段无意滑入狭窄的气管口后,艾伦忍不住吞咽了一下。肌肉紧紧裹住了敏/感的头部,他听到利威尔的声音猛地高亢。

高/潮来得非常突然。利威尔眼前一片白光,快/感将他脑海中所有现在能想到的词打碎成无法捕捉的片段,而出口的则都是无意义的语气词,以及对方的名字:“恩……艾伦!”他听到一声狠狠的咳嗽,闻到空气里迷乱的精/液气息。他想坐起来,但他做不到。剧烈的射/精让他不住地喘息,一时间他连话都说不出来。然后他感到有人吻他,唇间是一股腥膻味儿。他皱眉透过眼前的水雾定睛看去,黑暗中艾伦漂亮的绿眼睛亮得骇人。温情柔和的吻间是带着笑意、认真得听上去几乎是调侃的话:“利威尔很舒服吧?唔……味道有点苦。”

利威尔有些恼怒,心里忍不住爆了声粗。他心念一转,忽然挑眉轻笑,刚高/潮过的脸变得恶劣地性感。在少年愣神的瞬间,他一个翻身坐到少年身上,手握住艾伦身下胀大的性/器时忍不住又轻笑了一声。少年惊呼,伸手掐住了男人的腰:“利威尔!……”

“哦?忍得很辛苦吧。”坏心眼的大人轻轻撸/动了两下,在感受到少年的剧烈反应后加快了速度。他俯身像艾伦做的那样,唇从耳廓到颈子,在喉结处报复地狠狠咬了一口,然后向上沿着下巴吻到唇角,便侵略了少年的唇。艾伦并不拒绝,任凭他占据主动,伸舌进去肆意翻搅了一番。吻到一半利威尔便抽身而去,无意间拉出晶亮的银丝。他加快了手里的动作。

指尖划过铃/口,从上到下的过程中也顺带狠狠摩/擦两侧的囊/球。利威尔俯身去观察。少年的性/器很漂亮,健康的颜色还能看出性方面的稚嫩,但尺寸已十分可观。利威尔开始考虑这样的大小会不会让人承受不了。

高/潮将至,年轻人的射/精过程通常不会延续太长时间,而这次艾伦又让利威尔吃了一惊。他忍不住微笑,笑意微妙地带上情/色的暗示。体格过分娇小的利威尔就这样自高处看艾伦,腹部沾满对方刚刚射出的精/液,乳白的液体落进腹肌线顺着轮廓缓缓流下来。艾伦眼里幽火一跳,目光迅速暗沉。

手中刚疲软的性/器根本受不得半分挑/逗,又迅速膨胀起来,利威尔被少年一下子按到。强壮挺拔的身体带来热度,眸中的情、热仿佛火焰。这张稚嫩英俊的脸上还留着高、潮后的迷离与沉醉。想到这样的神色是自己赋予艾伦的,利威尔心中一动。

“我想要你,利威尔。”艾伦急切地吻身下的男人的眼角与唇,似乎在征求意见。“告诉我该怎么做。”

利威尔沉默地看着他。黑暗中艾伦从那与夜同色的眼中看不出拒绝或赞同。他的理智回来了一点,绝望与惶惑一点点占据他左胸的心脏。他有些动摇,却只有更激烈地吻利威尔,虽然占据主动却仿佛乞求。利威尔叹了口气:“床头柜里有润/滑/剂和安/全/套。”

扩张的过程显得漫长而痛苦。接下来的事情对于两个人都是第一次,而作为承受方的利威尔更是痛得直抽气。艾伦并没有经验,沾满润/滑/剂的手指强行进入了一个关节便听到利威尔的痛呼——他们都很紧张。艾伦停住了动作,忍耐情/欲让他满头是汗,但这么做下去他又担心伤到利威尔。权衡了半天,他还是慢慢将手指退了出来。

利威尔皱眉抓住了想停下的艾伦。他的额头布满汗水将刘海粘连在一起,但那精致的脸依旧让人呼吸一窒。
    “别停下,我没事。”“可是,这样下去你会受伤的,利威尔。”“那你就小心点,总之,现在不准停。”

——都做到这一步了竟然要停下?开什么玩笑!

艾伦依言停止了离开的动作,就像一个士兵严格地执行自己长官的命令。他抬头吻吻利威尔的唇角,示意他躺好。接着他重新将润/滑/剂涂满手指,先适度按摩后方的肌肉。在感受到利威尔的身体渐渐放松之后,他将第一根手指小心缓慢地推进去。

(十七)

利威尔努力地放松,但不适感仍让他皱眉。艾伦的指腹在敏感的内壁一寸寸地摩擦过去,带起一片微妙的冰凉和灼痛。此时利威尔已无法给少年任何指导,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具体的做法,只得抓紧床单等待本能引导。

为了不伤到利威尔,艾伦第一根手指进入得非常慢,在感觉有余裕后才探入第二根。狭窄的内部让他皱起眉。他努力撑开后方却不得其法,因为利威尔实在僵硬得过分。利威尔都想说你直接进来算了,艾伦却直起身来吻他,空闲的手轻轻揉压他安静的性/器,让快/感慢慢漫上因为关注后面而烦躁的大脑。“放松点,利威尔。我不想伤害你。”

一边抚/慰前面,艾伦继续后面的扩张。肌肉明显放松下来,他可以将第三根手指塞进去,并开始缓慢地模拟抽/插的动作。内部被粗粝的手指触摸的感觉说不出的奇怪,但疼痛感已暂时不见了。突起的地方被有力的骨节无意碾压过去,慢慢让人体会到快意。利威尔轻轻喘息,觉得这种被完全掌控的感觉糟透了。

“嗯!……啊……哈……”在某一点被摩擦后,突如其来的快/感迫出了利威尔高亢的呻/吟。艾伦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,便专注地故意那一处更多照顾。利威尔觉得前后夹击的感觉就是冰与火,让他无所适从。

身下的男人忍不住微微扭动起来,强烈的快/感让他下意识地想挣脱。太难受,想要被更多地满足,想要被进入,被填满,而不是这样微妙却总积攒不到顶点的快/感。利威尔扣住床单,勉力从呻/吟中压出完整的句子。“哈……够了、艾伦……嗯、快进来!”

少年早已逼近顶点,对利威尔的关切是他情/欲的最后一道闸门,而现在男人的应允冲垮了他残存的理智。他直起身将身体塞进利威尔两腿之间,掰开他的臀瓣将前端对准穴口。大概是感觉到火热的物什的抵压,穴口邀请般微微收缩。

艾伦咬住下唇最后做了几下扩张,前方的动作也暂时停下。他看了一眼利威尔迷乱仍带几分清明的脸,慢慢地顶进了头部。

褶皱被撑开的感觉一瞬间是麻,进而是不堪的胀痛。利威尔低喘了几下,努力让一下子紧绷的身体重新放松下来。

艾伦又一次停住,用手抚慰利威尔微软的性/器。火热的肠壁绞住他的前段带来激烈的快/感,他几乎忍不住要横冲直撞地全部捅进去。情/欲让他眼角发红,忍耐则让他的汗水一直流到下巴。他拾起全部耐心,温柔但坚定地继续挺进。

全部进去之后艾伦感到身下人脱力般地松懈,耷在他身侧的结实流利的大腿微微颤抖。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在等了一会儿后艾伦慢慢开始抽送。电击般让人战栗的感觉从结合处爬上发麻的头皮,让人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。胀大的性/器擦过之前那一点,利威尔忍不住高声叫起来:“……嗯……哈!啊!……艾伦……嗯……”他费力地圈住少年的腰以固定自己的身体,感受到抽插的频率慢慢加快。艾伦俯身吻他的眼睑,厚重的喘息将热气扑过眼球,在情/欲中浮沉的身体仅仅受到这么一点刺激,都忍不住要颤抖起来。何况艾伦还在一刻不停地揉捏他的性/器,一波一波的快/感让他的清醒意识已全数破碎。

利威尔体内紧致、火热、柔软,艾伦忍不住要向更深处顶去。他听到利威尔的声音:“呼……太深了……哈……”低哑不堪的声线在他耳中媚得入骨。他紧紧盯着身下的利威尔,眼角那点被情/欲渲染出的红特别醒目,张开的嘴和起伏的胸脯仿佛窒息般渴求空气,分明的肌肉均匀分布在全身,这样有力的同性身体却异常柔韧。艾伦觉得做/爱像饮一杯毒,在这种甘美中死去也心甘情愿。何况……“利威尔快把我绞死了。”他呼吸乱作一团地低声说。即使这只是放纵又如何呢?他贪恋这一刻的温暖,并期望着永远不要停止。

利威尔透过迷蒙的水汽去看艾伦。绿眼睛依旧亮得骇人,像野兽盯着猎物一样翻涌的占/有/欲。那是……艾伦对他的渴/求和情/欲,像漩涡一样深邃,像风暴一样吸引。见鬼……他想,有点着迷。

“哈……嗯!啊……嗯……”拖长的呻/吟在寂静中是催/情/剂。猛烈撞击的身体,冲刺与飞快的吻。床单纠缠在一起,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,呼唤彼此的名字,混乱的意识中唯一浮出的是彼此的身体。温柔但也粗暴的性/爱。

少年狠狠抽/插了几下,一口咬上了利威尔的脖子,飞快地退出射在白皙的大腿根部。疼痛和摩擦感带来高/潮,利威尔挺直身体,第二次射了出来。他忍不住高喊艾伦的名字,而少年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利威尔,我在。我爱你。”

简直是引/诱。已经疲倦不堪的利威尔边闭上眼边想,这样我就把我能给的全部给你了,艾伦。

那一夜他们就这么相拥而眠,鼻尖萦绕彼此呼吸的触感,温存而缱绻。第二天艾伦心满意足地醒来,却发现身边的利威尔已经不见了。身边是冰冷的床单,被拉扯出斜长的纹路却没有一个人曾躺在这的痕迹,空气中的性的气息全数散去,他身上也不知何时被清理干净,除了疲乏的身体和记忆能显示前夜的性/事多么激烈。

在清晨的凉意中艾伦直挺挺地躺了五分钟。他还抱有一丝最后的侥幸,希望昨夜的放纵不是利威尔的施舍与宽容,希望自己的心意真的传递到对方的心中。

起床出门他闻到早餐的味道,却没有看到利威尔。心沉入谷底。他机械地走到餐桌旁,利威尔留下一张便签,笔锋如一贯凌厉而不迟疑:我帮你请了半天假。休息好了就来上学。

拿着那张纸艾伦反复看了十几遍,除了平淡的嘱咐没有任何东西。就好像昨天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,艾伦想,忍不住苦笑。可惜利威尔是无解的毒药,他也早已无药可救了。这份爱情注定无疾而终,而艾伦甚至得不到一个被拒绝的理由。这多么残忍,甚至连分毫的机会也不给他留下,因为利威尔从来就没有把艾伦看作有资格追求他的男人。

艾伦没有吃早饭。他留下另一张便签,上面只写了这样一句话:谢谢你,利威尔。他可以感谢利威尔的地方很多,他的教导、关爱、照顾、陪伴,以及他赋予少年的没有结局的爱情。而现在,是时候为一切画上句点了。他不应该再来打扰利威尔。

一个月后,艾伦带着行李箱孤身去了汉堡。他没有向任何人告别,包括利威尔。但他知道这份没有回应的爱情,与刻骨的思念,还会陪伴他很多年。

tbc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